杀二肖+欲钱生肖诗信息网

首页?>?最新信息 / 正文

普瓦提埃会战:法兰克人打破了阿拉伯人企图控制整个地中海的计划

网络整理 2019-06-29 最新信息

公元七世纪,阿拉伯兴起,侵入法兰克。普瓦提埃会战是两军在法兰克西部普瓦提埃附近的一场激战。

普瓦提埃会战:法兰克人打破了阿拉伯人企图控制整个地中海的计划

一、阿拉伯的崛起

当拜占庭帝国在地中海地区到处征战,不断向西欧进攻之际,阿拉伯半岛上的阿拉伯人都还处于原始公社制阶段。这里是草原和沙漠地带,土壤平瘠,气候干旱,绝大多数是游牧民,逐水草,栖毡幕。从六世纪起,阿拉伯西部成了拜占庭和波斯帝国争夺的对象。这里自古以来就是东西交通要道。长期的战争使阿拉伯西南部遭到严重的破坏,古代一度繁盛的阿拉伯南方各城,到七世纪,已是一片荆棘瓦砾,灌溉系统几乎全部废弃。

阿拉伯内部,部落贵族与普通成员之间,奴隶主与奴隶之间的矛盾日益深刻和尖锐,经济危机四伏。阿拉伯贵族为了寻求出路,特别是麦加城的贵族,就提出从侵略战争中解决危机,通过掠夺,为发财致富开辟广泛的机会的主张。

公元610年,麦加城古莱西部落有一个名叫穆罕默德的商人,他揉合了摩西和耶稣等宗教,别创一教叫“伊斯兰”教。他用宣传伊斯兰教义之名,把古莱西部落的主神安拉奉为唯一的宇宙之神,称他自己是安拉派遣到人间的“真正的使者”、“最伟大的先知”。在他的宣传下,城市居民、农民和手工业者,很快接受了伊斯兰教,在麦地那建立了神权国家。

普瓦提埃会战:法兰克人打破了阿拉伯人企图控制整个地中海的计划

后来,穆罕默德利用教徒穆斯林和麦地那的武装力量,征服阿拉伯半岛的许多地区,到632年穆罕默德死时,整个半岛已经大体统一。

穆罕默德死后,阿布贝克尔继任,改称“哈里发”,意为安拉使者的继承人。阿布贝克尔集宗教、政治、军事大权于一身,残酷地镇压起义,统一了全阿拉伯,接着开始了侵略扩张行动。

二、阿拉伯的扩张

当时,拜占庭和波斯两大强国,经过二十年长期战争,都已精疲力竭,两败俱伤。而拜占庭由于经济不力,无法对东方各行省进行经济补助,迫使他们向阿拉伯求援。这种情况对阿拉伯侵略扩张的推行和伊斯兰教的传播,极为有利。

当阿布贝克尔准备出兵时,阿拉伯有一些贵族都积极支持。他们认为,对外侵略战争不仅可以发财致富,而且也是缓和国内矛盾的最好办法,因为战争一起,就可以把广大阶层派去远征。因此,阿布贝克尔很快集中了三支阿拉伯部队,共有二万二千余人。

普瓦提埃会战:法兰克人打破了阿拉伯人企图控制整个地中海的计划

公元633年,三路军同时从阿拉伯半岛出发,以闪电速度向西前进,占领大马士革,突入耶路撒冷和加沙。

第一任哈里发死于634年,欧默尔继承阿布贝克尔的事业,继续扩张。公元640年,阿拉伯人差不多征服了全部巴勒斯坦和叙利亚,第二年,又分兵两路,一路继续向西,进攻埃及;一路向东进攻波斯。西路军在阿姆鲁率领下,未遇抵抗便占领埃及,夺取开罗。

拜占庭的海军据点亚历山大里亚港投降,接着阿拉伯军又占领了昔兰尼加和利比亚;东路在哈里发亲自率领下进攻波斯,首先在幼发拉底河畔击溃波斯主力,次年轻取伊朗国都忒西丰,尔后,阿拉伯人连连取胜,以破竹之势长驱东向,占领摩苏尔,攻克尼哈温。到642年,整个伊朗全部并入阿拉伯哈里发的版图。

普瓦提埃会战:法兰克人打破了阿拉伯人企图控制整个地中海的计划

三、倭马亚朝期间,瓦连德哈里发的扩张

领土的扩大,提高了阿拉伯的国际地位,同时也造成了内部的分裂。各部落家族之间展开内战。公元661年,军事民主派取胜,叙利亚和埃及的阿拉伯大贵族拥立倭马亚家族的叙利亚总督摩阿维亚为哈里发,迁都大马士革,号称倭马亚朝。

倭马亚朝期间,内部争权夺利的斗争仍非常尖锐。由于阿拉伯人加强了自己的军队,一直没有停止向外扩张。

在东方,阿拉伯的势力从伊朗一直扩张到印度河流域和中亚。664年占领阿富汗北部的喀布尔;674年越过乌浒河,先后占领布哈拉和撒马尔罕等城。在西方,阿拉伯人几次进攻君士坦丁堡,并向北非和西班牙扩张。698年,攻占迦太基,消灭了拜占庭在北非的残余势力。709年,到达大西洋沿岸。711年,阿拉伯陆军三百人在北非柏柏尔人的协助下,渡过直布罗陀海峡,进入西班牙侦察情况。

普瓦提埃会战:法兰克人打破了阿拉伯人企图控制整个地中海的计划

由于西哥特人在军事上软弱无能,加上王国正发生内讧,社会矛盾和宗教矛盾尖锐复杂,结果这支部队不但抢劫了许多财物,而且还占领比利牛斯半岛上很大的地区。第二年,阿拉伯主力在西班牙登陆,仅两年时间,整个比利牛斯半岛除北部山地以外都被占领,并建立了阿拉伯人的统治。

西班牙被征服后,瓦连德哈里发的野心越来越大。开始他对西班牙只是想抢劫,没想到西班牙竟如此顺利地征服了。这样他就想征服整个地中海,想把意大利、日耳曼和希腊等地都收归阿拉伯版图。可是他的计划还没有来得及实行就死了。

四、哈里发苏里曼的继续扩张

公元715年,哈里发苏里曼继位,继续扩张。不过没有继用瓦连德的征服,他是想直接从北方向西,最后进入西班牙。

普瓦提埃会战:法兰克人打破了阿拉伯人企图控制整个地中海的计划

717年8月中旬,阿拉伯军队同时从陆上和海上大举进攻拜占庭帝国的首都。十二万阿拉伯陆军由马斯马拉指挥,渡过博斯普鲁斯海峡,直抵君士坦丁堡城下,准备用封锁的方法围困该城。阿拉伯的海军舰队在苏莱曼指挥下,约一千八百艘船只从埃及和叙利亚赶来。为配合封锁,阿拉伯舰队一路在西,切断可能来自爱琴海方面的援助和补给;另一路在东,控制来自黑海方面的补给。

拜占庭帝国立奥皇帝面对阿拉伯人的围攻,决定使用“希腊火”袭击阿拉伯舰队,削弱其海上力量,以破坏其博斯普鲁斯海峡的海上封锁。为此,他们在君士坦丁堡东北海港出口处建起两座了望塔,了望塔之间挂起可以升降的大铁链。船舰上,装有用石油、硝石、硫磺及各种树脂制成的混合液质,注进吸管。阿拉伯舰船入港后,即放下铁链,切断退路,随后,各舰船上的“希腊火”一齐喷射。这种希腊火见水即燃,能在水面上燃烧。顿时,阿拉伯舰船大火冲天,急忙出逃。

拜占庭舰队利用希腊火不断袭击阿拉伯舰队,使他们受到损失,同时由于阿拉伯人不适应欧洲冬天寒冷的气候,有数以千计的士兵死亡,苏莱曼将军也被冻死。

这些损失打击了阿拉伯军队的士气,718年8月15日,阿拉伯人被迫解围撤兵。途中他们的舰队遇到大风暴袭击,有十五万人死亡,一千八百艘战船到达叙利亚和亚历山大里亚港时,只剩下十艘。这对阿拉伯人来说,确实是一场灾祸,对以后的战争进程带来了无可估量的影响。

普瓦提埃会战:法兰克人打破了阿拉伯人企图控制整个地中海的计划

五、倔起的法兰克人处境危险

不久,苏里曼哈里发死去,继位的欧默尔哈里发,改变了苏里曼的计划,仍采用当年瓦连德的征服路线,即先取法兰克、日耳曼、意大利,然后进攻君士坦丁堡,最后回到大马士革。

719年,阿拉伯人在同盟军支持下,越过比利牛斯山,准备侵入高卢的阿奎丹地区,而倔起的法兰克人,这时也正从北方进攻阿奎丹。阿奎丹地区由欧多统治。他面对南北两面之敌的进攻,深感处境危险,就想先收买北非柏柏尔的一个首领,以保障南疆的安全,结果没有得逞。阿拉伯集中兵力分两路大举进攻,主力从西面渡过埃布罗河,沿潘普络纳向北,过比达索瓦河,进入加斯科尼,再从那里向北运动。

为保障主力部队的成功,另一支独立支队,则从东面向北,以罗讷河下游出口处的阿尔为打击目标,目的是在阿奎丹制造恐怖气氛,吸引牵制敌人,保证西路主力的袭击成功。

两路由西班牙总督阿卜杜拉曼率领,发展顺利。在加龙河下游的波尔多击溃欧多的抵抗,波尔多被抢烧一空。接着分兵出击,连渡加龙河和多尔多涅河,向北并到达图尔以南约95公里的普瓦提埃城。一路上,他们毁城镇,烧村落,杀人如割草,到处是尸体。欧多无力抵抗,节节败退,实在无法了,他决定向法兰克人求和,借助其力量向阿拉伯进攻。

普瓦提埃会战:法兰克人打破了阿拉伯人企图控制整个地中海的计划

六、法兰克人巩固了东北疆界

原来,欧多是法兰克人。六世纪中叶,法兰克王国东征西战,势力强盛,它的领土南至比利牛斯山,东至莱茵河以东,成为西欧日耳曼人最强大的国家。后来随着封建贵族势力的增长,王朝开始衰颓,所有的国王都是少不更事的小孩,一切大权实际都落在宫廷大臣之手。国王徒有虚名,无事可做,号称“懒王”。

从七世纪起,宫廷大臣将法兰克分裂为三部分:莱茵河和马斯之间为奥斯特拉西亚,马斯河和卢瓦尔河之间为纽斯特里亚,卢瓦尔河和加龙河之间的地区是阿奎丹。714年,欧多控制的阿奎丹地区宣布独立。

就在此期间,法兰克出现了一位杰出的宰相,名叫查理·马特。他决心重新统一法兰克。他召集一批拥护他的人员,首先稳定奥斯特拉西亚的统治权,统一了纽斯特里亚,并征服撒克逊人,日耳曼人和多瑙河流域,巩固了东北疆界,保证无后顾之忧。

719年,查理·马特准备向阿奎丹进军。这样,阿奎丹的南面是阿拉伯人,北面是查理马特,欧多被夹在两条战线之间。他权衡两军的势力,决定还是投向查理·马特,因为他毕竟还是法兰克人。他跑到巴黎,以愿意重新统一法兰克为条件,取得了查理·马特的支援。

普瓦提埃会战:法兰克人打破了阿拉伯人企图控制整个地中海的计划

731年,查理·马特率领一支军队从奥尔良渡过卢瓦尔河,进入贝里地区。这时,阿拉伯军队正在忙于抢劫,同盟军统帅、西班牙总督阿卜杜拉曼闻讯后,立即命令部队退到普瓦提埃城附近。

七、阿卜杜拉曼与查理马特

欧多得到查理·马特的支持后,急于想交战。但是,具有杰出指挥才能的查理马特知道阿拉伯人的弱点。他阻止了欧多的行动。他认为,阿拉伯前进的时候,不能过早发动攻击,一定要忍耐。因为他们由于对财物的贪欲所激发的信心和勇气,就象洪水一样难以抵挡。等到他们满载而归时,就无斗志了,这时再攻击就有了成功的希望。

阿拉伯人由于满载劫获物,使他们背上了沉重的包袱,丧失了机动性。阿卜杜拉曼一度曾想放弃这些战利品,但他的部下不肯服从命令,这样只好一面把战利品向南撤退,一面组织力量准备战斗。查理马特也展开了队形,因民兵还没有到达,也就没有主动进攻。两军对峙了七天。

法兰克军队主要依赖步兵。他们的部队分为两类:一类是主将的私人部队,这一类部队军事素质好,受过严格的训练,参加过多次作战;另一类是强召来的当地民兵,他们装备不全,没有经训练,说不上有什么纪律,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搜寻粮秣,保障供给。

普瓦提埃会战:法兰克人打破了阿拉伯人企图控制整个地中海的计划

法兰克军队的兵器主要有刀剑、匕首、标枪和两种不同的战斧:一种是舞动的,一种是投掷的。主要的防护武器是防盾和甲胄。他们没有后方补给,主要靠以战养战,战术上也没有什么特点,只是靠野蛮的硬冲和勇敢精神。

732年10月间,阿拉伯人把战利品顺利地撤到南面,阿卜杜拉曼便下令向法兰克人进攻。阿拉伯军队是一支纯粹进攻性的军队,没有防御能力。对于他们来说,无论在什么环境下,都只有进攻。法兰克人的战术虽然也很粗劣,可查理·马特是一位良将。他知道敌人的特点,采取了适当的对策。

在普瓦提埃以东有一条人字形三岔河,他把军队分为三部分,将法兰克人的亲信部下,列成一个坚强的方阵,作为核心力量配置在人字形岔河低部中央。由于他们来自欧洲各个不同民族,说着不同的语言,称之为“欧洲军”。在“欧洲军”前面还展开了一列前卫步兵。欧多的部队和纽斯特里亚的部队,分别配置在人字形岔河的左右两侧。法兰克人夹水而阵,主力又背水而战,地形似乎极为不利,而阿拉伯军队的阵势是在小高坡上展开的,倚山俯瞰,地形有利。

普瓦提埃会战:法兰克人打破了阿拉伯人企图控制整个地中海的计划

八,战斗经过

战斗开始后,阿拉伯人按平常的惯例,以猛烈的骑兵冲击作为会战的序幕。杀二肖+欲钱生肖诗配置在中央阵线前面的法兰克前卫步兵立即上前迎战,“欧洲军”也跟随向前。他们身穿铠甲,一手拿盾牌,一手拿着刀剑或标枪。阿拉伯骑兵的猛烈冲击迅速突破了欧洲军前面的步兵,接着就向方阵冲去。阿拉伯骑兵竭力冲杀,企图打乱阵势。可是,不管阿拉伯骑兵怎样冲突,法兰克的方阵仍不条不紊地保持其队形。不仅如此,欧洲军还不断反击。这些欧洲军一个个手臂粗壮,力大无比,他们用刀剑砍断阿拉伯骑兵的马腿,刺杀士兵。他们勇敢而又有秩序,没有丝毫的混乱。

黄昏时分,阿拉伯人已经发动多次冲突,一直都没有冲破这坚固的方阵,而欧多率领的阿奎丹部队这时绕到阿拉伯军侧翼,渡过小河,突然出现在他们的背后,呼喊着向他们冲去。正在紧张鏖战的阿拉伯人突然听到后面的呼喊声和砍杀声,顿时惊惶起来。查理·马特看到阿拉伯军已经混乱,便下令:进攻的时候到了!随后,法兰克人的方阵步兵从正面转守为攻,欧多的部队从背后向前冲杀。全军士气高昂,纵横冲突。

普瓦提埃会战:法兰克人打破了阿拉伯人企图控制整个地中海的计划

?阿拉伯人前后受击,难以应付,遂想夺路而逃,退向营地。那知道,就在欧多投入战斗之时,右翼纽斯特里亚的军队,也同时向阿拉伯人的营地进攻。他们袭击营地,杀死总督阿卜杜拉曼和守卫的士兵。时至天黑,当阿拉伯人退到营地时,看到他们的统帅已被杀死,就放弃营地逃走了。

第二天上午,查理·马特也不知道阿拉伯人已经弃营逃走,仍命令部队重新列阵,准备对付他们的第二次攻击,只是后来派侦察兵才探明情况。查理·马特听到报告后,没有派兵追击。因为,一方面,他们大都是步兵,无法追上阿拉伯人的骑兵部队;另一方面,查理·马特也不想全部消除阿拉伯人对欧多的压力。他感到只是由于南面威胁的存在,才能更好地控制阿奎丹,取得法兰克的重新统一。于是,他命令部队清理战场,整理行装,然后向北撤退。

九、战斗总结

关于此战的双方损失情况,有关记载很不可信。据记载阿拉伯人被杀的竟达三十六万人,而法兰克人的损失才一千五百人。但是不管怎样,普瓦提埃之战制止了阿拉伯人继续向欧洲的推进,迫使他们退回比利牛斯以南,打破了阿拉伯人企图控制整个地中海的计划。查理·马特为此也威名大震,使他在高卢境内获得了优势的地位,称他为“马特”,意思是铁锤。此后,查理·马特收复了阿奎丹,重新统一了法兰克,建立起他的王朝。因此,普瓦提埃会战,是欧洲历史上一次决定性的会战。

普瓦提埃会战:法兰克人打破了阿拉伯人企图控制整个地中海的计划

本文作者:整点历史(今日头条)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707108677007966733/

声明: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仅用于个人学习、研究,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

Tags:哈里发 ? 西班牙 ? 伊朗 ? 叙利亚 ? 埃及 ? 伊斯兰教 ? 安拉 ? 奥马尔·苏莱曼 ? 利比亚 ? 大马士革 ? 爱琴海 ? 耶稣 ? 阿富汗猎犬 ? 印度河 ? 大西洋 ? 开罗 ? 喀布尔 ? 摩西 ? 政治 ? 幼发拉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